地方政府跑步入局元宇宙 谁能建立先发优势?

地方政府跑步入局元宇宙 谁能建立先发优势?

2021年的资本市场,“元宇宙”当选年度关键词,恐怕没有人会反对。如果说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,2022年将是元宇宙概念加速落地的一年。

据PWC数据显示,元宇宙市场规模2025年预计达4674亿美元。伴随着技术与产品螺旋式迭代,各环节发展将带来总体市场规模扩大,未来增长潜力值得期待。

新年伊始,各个城市在元宇宙上的角力与较量已悄然展开,各地政府以不同的方式,纷纷切入元宇宙赛道。

1月10日、11日,合肥、武汉相继召开人大会议,同时把元宇宙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。

合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,未来五年,合肥将前瞻布局未来产业,瞄准元宇宙、超导技术、精准医疗等前沿领域,打造一批领航企业、尖端技术、高端产品,用未来产业赢得城市未来。

武汉亦表示,要加快壮大数字产业,推动元宇宙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区块链、地理空间信息、量子科技等与实体经济融合,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,打造小米科技园等5个数字经济产业园。

“元宇宙中外落地的土壤并不相同,元宇宙在中国的发展,离不开政策的支持。”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未来,元宇宙虚拟世界积累一定流量,可以通过流量赋能实体经济,增加实体产业的销售渠道。

多地拥有相当产业基础

去年12月,上海市发布《电子信息产业发展“十四五”规划》,提出要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的前瞻研发,推进深化感知交互的新型终端研制和系统化的虚拟内容建设,探索行业应用。这是元宇宙首次被写入地方“十四五”产业规划。

此次,武汉、合肥之所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元宇宙,是因为这两地拥有相当的产业基础。

发展数字经济,武汉属于“天赋型选手”,在产业、人才、交通等方面基础牢固,经济学家马光远评价,武汉的数字经济“最具前景、最具潜能和最具想象力”。目前,武汉已经形成以“光芯屏端网云智”为特色的数字新产业体系,在光纤光缆、高端光模块、存储芯片等领域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,拥有中信科、长飞、长江存储、联想等一批龙头企业,在武汉生根的数字经济国内百强企业接近四成。

地处长三角,合肥市在数字经济的领域发力较早。早在2018年,合肥就借《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(2018-2020年)》发布的机遇,加快数字产业布局。《合肥市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白皮书(2021)》显示,2020年合肥市数字经济规模超4000亿元,占GDP比重超四成,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9%左右。

本质上,元宇宙是对现实世界的虚拟化、数字化过程,目前仍在不断演变。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元宇宙的落地需要一个规模更大、算力更强的AI基础设施。建设大规模的人工智能计算中心,提供更加普惠的公共算力,正成为推动元宇宙健康快速发展的关键要素。而在这一方面,武汉一直走在全国前列。

武汉和合肥均位列科技部批复的18个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。2020年底,武汉在华为助力下,率先开始建设人工智能计算中心,从开工到建成并投入运营,仅用了5个月时间。

武汉还创造性地提出了“一中心四平台”的“武汉模式”,将人工智能引入新型基础设施规划和建设,依托武汉人工智能计算中心打造面向千行百业的公共算力服务平台、行业应用创新孵化平台、产业聚合发展平台、科技创新和人才的发展平台。

目前,武汉人工智能计算中心提供的AI峰值算力高达100P,相当于每秒十亿亿次的计算速度,并且正在扩容即将达到200P。2021年12月18日,科技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将以武汉人工智能计算中心为试点,完善公共算力开放创新平台建设。

强化数字治理能力

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,字节跳动、Facebook、腾讯等国内外互联网巨头的频频入局,使得元宇宙的概念广为人知。

盘和林表示,在国外,元宇宙以底层区块链和UGC为起点,通过游戏平台提供编辑器,让用户自发拓展元宇宙。在国内,这种模式存在很多合规性问题,“所以国内元宇宙需要政府和互联网平台联合推动才能形成”。比如元宇宙内的游戏系统,国外是用虚拟货币,国内可以考虑通过融合数字人民币的方式建立元宇宙经济系统,政府和政策可以提供元宇宙经济系统运行的软环境,互联网平台提供元宇宙经济系统形成的硬环境,也就是基础设施。

而从地方政府的行动来看,长三角部分城市反应超前,正跑步进入这一全新赛道,中西部城市也紧随其后加快布局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目前,杭州已成立元宇宙专委会;无锡发布了《太湖湾科创带引领区元宇宙生态产业发展规划》,提出打造国内元宇宙生态产业示范区;北京也表示将推动组建元宇宙新型创新联合体,探索建设元宇宙产业聚集区;作为继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之后中国第四大通信技术及设备研发中心,成都布局成立元宇宙产业联盟,将构建交子大道元宇宙中心。

在盘和林看来,只有打通元宇宙产生的规则土壤,才有可能推动元宇宙的发展。“要强化地方政府数字治理能力,第一步是懂,第二步是要在懂的基础上增加规则,在中外互联网规则中寻求平衡,找到突破口,第三步是要对部分技术保持宽容度,比如区块链和NFT,如果要发展元宇宙,就要扫除企业的顾虑,尤其是监管上的顾虑。”

根据清华元宇宙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给出的元宇宙生态版图,元宇宙生态分为底层技术支撑、前端设备平台、场景内容入口三个方面。华龙证券研究员姚浩然表示,元宇宙的表现形式大多以游戏为起点,并逐渐整合互联网、数字化娱乐、教育、医疗等功能,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技术的不断完善进步,长期来看甚至可以整合全社会资源的分配利用,实现资源最优解。

盘和林认为,元宇宙的起点在虚拟世界,所以互联网依然是元宇宙赛道早期切入点。各个城市要根据自己的产业基础特色,在人才、税收、政策激励等多个方面做足功夫,形成发展积聚力。

环球体育网页版